我是怎麼開始遠距工作的,遠距工作的經驗分享

遠距工作 Jun 12, 2021

你有想過只帶著一台筆電,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工作、生活嗎?你或許不喜歡辦公室的茶水間談話、公司內私底下的群體鬥爭、為了不好意思而跟的團購、甚至不喜歡自己現在待的城市。

邊工作、邊到不同國家旅居,在想回家的時候回家,一直是我夢想中的工作與生活方式。

免費下載

我在澳洲打工度假結束後,經歷了一段反文化衝擊,在台北辦公室上班的第一個禮拜,回家都因為不適應而落淚。我體會到了世界之大跟生命的無限可能,突然回到原來的生活,像是被關進了個小盒子內,透不過氣。

我曾經在辦公室,對著辦公桌的隔板發呆,看著窗外的艷陽天,環顧四周的同事們,絕望的想著,難道就這樣了嗎?以後都要在這樣的環境工作下去。

工作半年後,我就辭職了。

我的第一次遠距工作,其實是在學校內。我念碩士前到工研院暑期實習,實習結束後因為被主管賞識認真與效率很高,希望我能遠端處理暑期執行的計畫,給我每個月一萬五的薪水做兼職,只要給我的東西做完就好了,我也能夠用很快又高品質的方式完成任務,每每都被主管另眼相看。當時除了研究室有給的薪水、加上在各個系辦兼差網管,才是碩士學生的我,每個月的薪水就將近四萬台幣。

雖然很多兼差,加上平常也認真寫論文、學英文,但其實我根本沒有焦頭爛額、忙到不行的境界過。

那是我第一次體驗「任務導向」的工作性質,只要運用所長,把工作做好,別人根本不會管你花多少時間。

我第一份在台北的工作,月薪四萬,每週五天進辦公室八小時,過了一個月後,我意識到哪裡怪怪的,為什麼我的時間完完整整地被辦公室給卡住了,賺的錢也沒有比較多?

我後來離職,搭便車環島了兩個月,接著回到台中開始自由接案,體會不同的生活與工作方式,經歷了沒有案子的焦慮、超低價的執行任務、大量的自我學習幫客戶完成任務。接著我去了香港,到能夠隨時在家上班的新創公司工作、數位遊牧到清邁接案、現在在加拿大全職受聘在家工作。一步一步的,依照自己的方式,嘗試自由接案、數位遊牧、全職聘僱的遠端工作,尋找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。

老實說,中間我斷斷續續有想念辦公室與人互動的生活而回到辦公室,但我都秉持著即使沒辦法全遠端工作,也要能夠自由選擇是否可以在家工作的公司,因為我不喜歡被限制住一定要去哪裡,也完全沒辦法接受打卡,甚至對於辦公室社交也不太在行。

目前我在加拿大全遠端在家工作一年多了,等著疫情結束,打算帶著工作去數位旅居南美洲看看(還沒嘗試過全職遊牧)。

這幾年的工作模式轉變很大,但我一直都深信,我們每一個人都

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,用你自己的方式生活。

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一種工作方式、一種生活可能,我在清邁遇到各式各樣的人,都透過接案、全職工作、或是創業,實現讓自己能夠不被地點限制的生活。

這樣的工作與生活方式,可能是邊工作邊旅行、可能是一週在家工作兩天、可能是一年可以有一個月去某個地方生活再回來、可能是全部的時間都能在家工作陪伴家人、可能是我就是想穿睡褲工作...這些答案不是黑與白,也沒有對錯,甚至可能會依照時間與成長而改變。

在家工作與在前往遠距工作型態的路上,給了我生活不同的面貌,讓我能夠帶著工作去法國旅居、在香港時住在離公司很遠的海邊,可以隨時在家工作、在台中遠距工作花比較長的時間陪伴家人。

而在加拿大遠距工作一年,不用與男友常常相隔兩地、也期待新冠病毒結束後的遠距工作模式,能夠讓我帶著工作去南美旅居,避開殘酷的加拿大冬季。夏天天氣好時,我也會帶著電腦去附近的公園吃午餐、在公園工作1~2個小時,享受加拿大難得的艷陽。

遠距工作不是完美,他仍然是需要付出時間與專業態度的工作,但是卻能讓我工作不受地點限制、能夠陪伴家人與親密的人、能夠更有彈性自主的安排自己的日子。

經過一直不斷地嘗試,哪種方式適合我、如何才能讓我更自由的生活,目前以一種很滿意的生活型態在加拿大生活著,慢慢地寫下遠距工作的相關議題、對生活的探討與旅行關點。



Tags

Jessie

深信人的一生只有自己能伴自己一生,在孤獨中尋找認同,在異鄉體會孤寂,持續地在世界的洪流中尋找靈魂的容身之處。 IG: 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jessies.freckles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