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加拿大找到軟體工程師工作後就結束了嗎?三年的海外生活,每個人都要面對的難題

無論生活再怎麼好,所有海外長居者,都會面臨的問題。要繼續待在這嗎?還是回台灣?如果有了另一半,甚至也會討論到,要一起回台灣、把家人接過來?要怎麼建立在台灣跟在異地的生活。

在加拿大找到軟體工程師工作後就結束了嗎?三年的海外生活,每個人都要面對的難題
回家或是留在海外

因為開設課程的關係,我很幸運的遇到了很棒的學員們,從大家的身上,我看到了對於海外生活的嚮往、對於海外工作挑戰的熱情。當然也有很多挫折與自我懷疑,我很幸運能夠陪伴著我的學員們

走過一段不容易的時間,  給予他們力量、資源、往自己的目標邁進。

最近跟在海外工作的朋友聊到,最初拿到第一份工作的喜悅,跟用自己的力量、想要的方式、能夠在自己喜歡的地方生活下去,是一種對自己的肯定,以及安定感。

「要在這裡創造新生活了」我那時候想,還為自己感到驕傲。

幾年過去了,在加拿大也換過了公司,工作文化開始適應,經歷了遠距工作的型態,學了當地的語言,交了幾個摯友,跟男友的關係也很融洽,甚至開始在網路上創業,但無倫在異地的生活再怎麼美好,海外工作者,總會有一個問題, 一直不斷的出現。

要繼續待在這裡嗎?還是回台灣?

無論生活再怎麼好,所有海外長居者,都會面臨的問題。要繼續待在這嗎?還是回台灣?如果有了另一半,甚至也會討論到,要一起回台灣、把家人接過來?要怎麼建立在台灣跟在異地的生活。

或是重新開始

若是想離開這個地方,但又不想回到台灣,是否又要在第三個地方重新開始?

我在加拿大,遇到的法國人,說這已經是他第二個長居地,隨著年齡過三,雖然他夢想中的生活處,是在日本,日文也講得很厲害,但他說他已經無法再重新到新的地方,再重新建立起生活。有了另一半、有了加拿大護照、有了車...他無法再經歷一次簽證與移民的難耐。

超過600人免費下載,5個海內外軟體業求職的秘密:

海內外軟體業求職秘密

家的定義,會越來越模糊

如果說家,是在自己認同的自然環境、喜歡的氣氛、鼓勵個人主義的環境、朋友的多元性與文化觀點、心愛的人的身邊,加拿大是家。

如果說家,是在家人身邊,聊著無所事事、用熟悉的台語開玩笑、到從小到大去的豆花店,台灣是家。

家的定義,跟著與當地的連結越深、與台灣的連結越弱、而開始模糊不清。

身處在異地,永遠被當成異地者的心情,以及回到家的反文化衝擊,都讓這模糊不清的範圍,更加擴大。甚至到這樣的中間位置,自成了一種文化,像是第三文化孩子、亞裔美國人、international expact、digital nomad等等,自己的文化認同,也開始不是屬於原生文化、或是移民文化,這讓回家或次留下來的選擇,更發困難。

決定回家或是留下來,是一個很耗費精力與困擾的過程

這個過程的選擇,甚至會常常飄移不定。

剛到加拿大時,我身邊有許多朋友,一起探索旅行的樂趣、挖掘文化衝擊冬天時,一起為零下的溫度驚訝。隨著工作漸居穩定,這些「新鮮感」不再,身邊的朋友,一個一個回家,疫情的爆發,每一個月,我都在為回台灣或是留下來掙扎。接著發現,無論做哪個選擇,一直比較一個平行時空的自己,讓我陷入一個無法結束的循環。

法國河岸

三年前,總是向外尋找刺激,不斷追求那熱愛的旅行新鮮感、新的體驗,到身心疲憊的我,知道當時想要的是「第二個家」。想要遠離那個在台灣不喜歡的自己,去一個地方,重新開始,這次想要打造自己的生活、自己的家,在一個喜歡的地方,一個喜歡的自己。加拿大,只是個美麗的出現,在人生剛好的時候,出現在眼前的選項,當時的我,像是看到浮木般的,抱住它往前走了。

「如果我不喜歡加拿大怎麼辦,如果無法留下來怎麼辦?」這些問題對當時的我意義不大,因為當初我擁有的並不多,如果無法獲得,那也只是回到原點而已。

那時的幻想,模糊不清,甚至連後來深深愛上的蒙特婁,都不知道這個城市的存在。但是幻想,在另一個地方建立生活,也許呢?我會更喜歡這樣之於在台灣的生活。

在任何一個地方,因為自己而成為家

如果兩個、或是三個國家與城市,都是家,環境就在那裡,後來我學會,改變自己對於環境的依賴。原本以為回台灣就可以跟家人多相處,但結果可能不如每週打電話回家。原本以為在加拿大可以一直多跟不同文化的人交流,結果可能大多是線上社交。

接著我學著,在不同的環境中,尋找那些深刻的moment。

哪些事情是我在這裡喜歡的,哪些不喜歡,短短的兩週回台灣的時間,又更清晰了自己的喜好與嚮往,哪些事在加拿大我更relate,哪些事只有在台灣才能觸動我的心。

世上沒有最美的時刻,沒有那個最好的地方,沒有最美的瞬間。

而是生活上的積累,小小的瞬間,跟自己性格觸動到那些牽絆,在台灣、在加拿大、在世界無論哪個角落,自己才是整個宇宙的目擊者,我才知道怎麼去篩檢、淘汰、拾回。試著離開那個尋找最適合自己的地方,向外看的循環。

英文有句話叫做「The grass is greener on the other side」(中文大概就是,國外的月亮比較圓),but the fact is 「The grass is greener where you water it」。

也許去選擇到底哪個地方對自己比較好、比較開心,是一個假的問題,也許我們該問的是我們要怎麼在現在這個地方,讓自己感到alive、怎麼讓自己的生活豐富、怎麼在環境的轉換下,也能帶著你的「澆水器」到世界任何一個地方

與其被動地讓環境決定你是誰,問問自己,想要將自己的能量投資在世界上哪個角落?

當工作方式不再是限制

隨者軟體業遠距工作模式的盛行,我自己跟許多朋友,也開始了「回家旅居」的模式,有的朋友一年回家兩三次,每次都待一個月以上,有的人回家一待就待了半年,有的人只有在聖誕節回家。

延伸閱讀:邊旅行邊工作,帶著全職軟體工程師工作數位遊牧五週

也許到最後,留下來、或是回家,不再是這麼困難的題目,但是還是有朋友,因為沒辦法「即時回家」,而離開的。

在異地工作者的挑戰不會停止,去理解自己的內心的聲音的過程不會停歇,如果沒有一直去探討自己心之所向,只是忽略這些聲音,很快就會發現自己卡在一個不知所以的位置,留下來、或者歸去,會變成另一個困難點,甚至也有聽過有人後悔的。

無論是留下來,或著回家,都不需要為他人解釋,只要自己知道原因,知道是想要做的決定,就足夠了。有的人會覺得回家,就浪費了自己打拼的一切,但我覺得,經驗永遠不會浪費,而人類最差的,就是預測未來,誰又知道這些經驗會帶你什麼未來的可能性的呢。


超過600人免費下載,5個海內外軟體業求職的秘密:

海內外軟體業求職秘密

加入私密社團:我們在這裡討論一些海外工作者的求職經驗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roups/softwarecirclenewb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