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冠病毒疫情肆虐下的加拿大打工度假 ---「一點都不覺得可惜」袁意翔

人物專訪 Jan 12, 2021

偶然一次在IG上看到他分享,在溫哥華疫情下找工作遇到的困難,讓我對這個男生產生了好奇心,他叫袁意翔。在加拿大20202年三月十五日鎖國前一週,持著打工度假簽證,飛越半個地球,驚險的入境加拿大,差一週,就進不來了。


免費下載

來加拿大的原因

「其實我不是那種,一直夢想著要出國的人。」在我問到來加拿大的原因,他很老實的說,一開始是跟女友一起抽簽證,沒想到只有他抽到,她女友其實才是一直想出國的人。

「怎麼沒想過就不來了?」即使等了一年,女友還是沒抽到簽證,最後一個人搭上飛機,帶著4000塊加幣來(近九萬台幣)到陌生的國家,在這個陌生的國度,說著不同的語言,甚至還要在疫情衝擊下,找工作存活下來。

「其實掙扎很久,但最後就覺得...沒有過的經驗吧,想試試看。」雖然他回答的淺顯,但仍是經歷了近一年的掙扎與猶豫。

突然抽到簽證,也似乎給了他人生另一條選項,萌生了這個出國看看外面世界的想法,『一個人出國看看,似乎也不是不可能。』即使捨不得家人與女友,但女友、周遭朋友、甚至老闆的鼓勵,讓他開始有強烈出國的慾望。面對這一生一次的機會,趁著年輕,他持著開放的態度,選擇了這個意外出現的人生道路。

加拿大打工度假

疫情下找工作,剛上工就遭到解雇

持著打工渡假簽,在疫情下找工作,餐廳不是歇業就是在減少人力,許多像是演唱會人員工作人員、週末市集的打零工,在疫情下大型活動也都取消,絕對是對打工的人嚴重的打擊。

帶著英文履歷瘋狂投履歷、練習、準備英文面試,在網路上投履歷、甚至直接走進店面找工作的意翔,也直接面對到疫情的衝擊。雖然抵達加拿大兩週,勤奮的他馬上找到工作,但上工不到一週,因為疫情,而被工作的拉麵店解僱。但他也不氣餒,馬上又找到超市的工作,疫情之下政府還調漲工時,從13塊漲到16塊,為在這樣的狀況下,暴露風險的員工補貼。

但即使如此,他也不安於現狀,在適應新環境與新的工作同時,仍舊繼續尋找更好的落腳。落地三個月內就換了幾次工作、面試時面對來自各方文化的雇主、學習適應各種口音,也開始對英文得心應手,甚至還有期間,勤奮到一次兼作三個工作。

面對疫情的打擊,他令人意外地提到,其實工作機會還是很多,只是看你有沒有努力去找。做好防護措施,積極找工作、換住所、也因為想學習英文、盡量避免找說中文的室友、尋找機會說英文、利用語言交換app(Hello talk)認識到學語言的好朋友,一年下來即使工作不是一直很順利,前前後後做了九份工作,但說到這些因為疫情下的困難,他還是坦然的說,非常值得、真的很值得。

加拿大打工度假

回家這條路,走,還是不走?

前幾天網友告訴我,當初去加拿大打工度假的朋友,都已經逃回台灣了。試想這次疫情真的讓很多海外工作、國際學生、甚至打工度假的朋友逃回寶島,若是我在國外打工度假,這時候回不回家?也會變成必須謹慎思考的問題。

「沒有想過回家嗎?」

「完全沒有。」當初來的時候,就是想要不同的體驗,也視完成一年的國外體驗為目標。雖然在疫情的衝突下,但還是找得到工作、還是認識到不同國家的朋友,在工作中學習不可能在台灣有的體驗。而熱愛大自然的意翔,也一直不斷提起他對溫哥華的四季變化情有獨鍾,三月有櫻花、秋天有楓葉、冬天下雪,真的好美。即使偶爾一個人等公車時,會被強烈的孤寂感衝擊,但也因為一個人,而享受著,沒有一定要怎樣的自由。

「但是沒有想過若是得了冠狀病毒怎麼辦?」

曾經,一起工作的餐廳同事室友得了冠狀病毒,被老闆告知去做檢測,知道的當下他當然非常擔心。因為自己還年輕,倒是沒有很擔心會致死,只是若是得到冠狀病毒,醫療費恐怕會是一筆開銷,擔心的情緒沒有籠罩太久,去檢測完是陰性。

這條自己選的路,還是得繼續走下去。

疫情下的社交

一直勤於工作與唸英文,加上疫情的肆虐下,他的交友狀況也只侷限在工作的同事與室友。「大部分的時候,還是自己一個人。」雖然因為疫情而無奈,但即使如此,偶爾還是會認識一些同事的朋友,其中還認識到一位會滑雪的愛爾蘭朋友,他直接問可不可以跟他一起去滑雪,週末就馬上相約,體驗到第一次的滑雪經驗。

而使用語言app學英文,認識到一位在學中文的加拿大好友Scottie,在他生日的時候約他去父母的country house慶生。當初九月的時候,疫情狀況比較和緩,Scottie不忌諱約他去家裡慶生。朋友的父親還開著小飛機帶他飛到另一個小鎮、與朋友的家人們,在家裡切蛋糕、唱歌、聊著朋友父母去過台灣的體驗,這個第一次跟一群外國人一起慶生的體驗,也讓他永生難忘。

疫情下的工作狀況

工作一個接一個換,有些時數太少、或是因為疫情爾被解僱,但他一直秉持「先求有再求好」的心態,有了工作仍然繼續尋找下一份工作,即使被解僱也完全沒沮喪的面對下一份試工。

工作轉換了一陣子,最後好不容易換到一家很喜歡的BBQ餐聽,一待就是半年,老闆是廣東人,在眾多打工的員工裡,他認真的學習、做事機警、還提早去餐聽學習自己工作以外的備料,老闆也因此看重他,教了他很多經營管理的方式,甚至也讓他萌生了想在台灣開店的想法。

沒多久,因為勤奮的學習、從廚房到外場、每個工作都開始得心應手,即使說著不是太流利的英文,還是因為想練習英文而主動跟客人聊天。即使也有遇到聽不懂的時候,但是每個挫折,都是學習。

註:當時的餐廳狀況是每個座位都會有隔板,只要你離開座位,就必須戴上口罩走動,去到餐廳也會要求要留下聯絡方式,以免有發現有人得到冠狀病毒,餐廳就要通知所有人。這樣的狀況也在蒙特婁維持了一陣子,但從冬天開始就已經沒有任何餐廳可以內用,都只能外帶。但而當時的溫哥華,餐廳都還是可以開放內用。

加拿大打工度假

沒有一件事,是理所當然

「其實你很幸運耶!」在這樣的狀況下,還是有很多意想不到的體驗。

「我覺得我其實也算是很幸運,不過我也滿努力的。」他想了一下,回道。

「恩...我覺得你不是滿努力,是很努力。」

雖說剛說完他很幸運,但我馬上發現,其實不是因為幸運,而是因為努力。即使已經離開台灣,還是努力的在加拿大跳脫舒適圈,工作從超市、收銀台、廚房、到餐廳外場要跟客人聊天,一直不斷的在突破自己的英文。即使在一群愛爾蘭人的朋友裡,聽著困難的愛爾蘭英文腔調(我個人覺得比澳洲腔還難懂),還是帶著開放的態度跟他們去滑雪、聊天、試著了解理解異國文化,不會因為自己的語言能力而限制住自己。所以他才「幸運」的獲得許多美好的體驗。

只要一直去適應那種「有點不太舒服」的狀態,運氣就會隨之而來。

更多在打工度假的台灣人

離開加拿大前,安排了一段,加拿大非常有名的班夫國家公園旅行,熱愛大自然的他,原本是衝著令人驚艷的自然風景而來,沒想到一路上遇到許多台灣人住在班夫,讓這趟旅行增添了不少遇到同鄉的喜悅,但也因此讓他非常感恩在溫哥華的經驗。

「我本來以為在疫情下打工度假已經很辛苦了,沒想到他們的體驗比我的更辛苦。」兩個來到班夫的台灣人,是在前幾個月入境的,來到加拿大前,拿到雇主的聘書,在飯店工作。原本是觀光勝地的班夫,在冬天更是進入蕭條,一週只有三次班,時數非常低、賺不到錢,還要面對比溫哥華更酷寒的冬天。

在雪國的寒冷,不是一言兩語能夠說盡的,蒙特婁的溫度能夠下降的-20甚至-30度,-5度算是正常的冬天溫度,但是在這樣的溫度下能夠出門而覺得沒問題,是因為我們有手套、加厚的毛帽、鋪毛擋風的外套、靴子內有鋪毛、羊毛襪子,而這些東西在雪國的價格,對於在打工度假的人來說,也是不便宜。

當天是冬至,熱情的台灣人還煮了湯圓給他,即使因為在班夫餐廳都不能內用、他也不能進去他們的宿舍,在大雪中站在外面吃熱呼呼的湯圓,他的心還是因為如此而非常溫暖。

意翔也不斷地提供他們去溫哥華工作的資訊,因為自己也受到朋友的幫助,而讓他在前往溫哥華前感到非常安心,所以在能夠提供人資訊的機會下,他也豪不吝似的告訴他們關於在溫哥華工作的狀況,即使在疫情下,工作機會還是有,也不斷鼓勵他們前往大城市。

加拿大打工度假

覺得自己跟一年前有什麼不一樣

目前已經回到台灣,在14天隔離中的意翔,也跟我提到覺得回到台灣很不可思議,無法相信自己已經回來了,好像身體回來,但心還是停在溫哥華。說起自己感受到最大的不同,他說到

好像覺得自己,其實可以完成很多事。

原來自己可以一個人到異地生活、面對未知與困難,即使焦慮寂寞,還是能多走一步到自己想往的方向去、能夠拙劣的用自己不懂的語言,與世界另一個角落、溫暖的靈魂們相遇,原來自己能夠做到的,其實比想像中的多很多。

我問到,有沒有想過若是這一年沒有疫情,該有多好?有沒有怨恨過這一年,因為疫情真的很辛苦?他的回答讓我感到驚訝。

「完全沒有、一點都不覺得可惜。」他笑著回答。

雖然因為這場疫情,讓這一年的生活吃盡苦頭,本來預訂好要再去溫哥華以外的地方工作,因此而取消。遠距離戀愛中的女友,打算飛來加拿大的旅遊也被迫取消。但若是沒有因為疫情,他可能就沒機會遇到那些在一年中對他很重要的人、教會他很多事情的人,每一個體驗、每一場與他人的對話都太獨特了,他不會想失去這些。而且回頭想想,我想做的都得到了,存了點錢、旅行、異國工作、英文進步、也體驗到異國生活,他滿足的回答「我覺得自己滿成功的。」。

為什麼在疫情下還要去打工度假?

多年前我在台北,跟表姐在家裡看了在電視上播的電影<<聖母峰>>,這部電影是改編自1996年的山難事件,造成多人死亡。看到影片最後,因為一些主角相繼抵不過大自然的吞噬而過世。姊姊看完電影非常沈重的說「為什麼他們要去啊?明明知道可能會死,我真的不懂。」當時的我沒有回應,但這個問題,一直在每一次我害怕的改變的時候,出現在我的心裡。

聖母峰影評:想挑戰聖母峰?生死由她決定

為什麼要去?每個人心裡都有不同的答案,而每個人的狀況都不一樣。「等到疫情過去再去」可以是很多人的選項,但有些人,準備一場打工度假可能準備了幾年、遇到年齡的限制不得不去、在人生或是工作上卡關而開始憂鬱與焦慮、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出發去異國生活、可能有些人過了幾年、要考慮婚姻問題、不可能再離開,「等到疫情過去」不一定是每個人都可以有的選項。

朋友因為這個時候,到底該不該出國唸書而猶豫不已,我心裡其實沒有一個準確的答案。「無論如何都鼓勵別人要去旅行」是一個不負責任的行為,沒有人對於未來的未知能夠給予肯定的回答。去或不去?

無論你選哪一邊,都有利與弊,但是無論是哪個選擇,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而承擔。

意翔與他遇到打工度假的台灣人,選擇在這樣的狀況下,還是毅然出國,那他們就要對這樣艱鉅的考驗與生活而負起責任,他們要面對即使到了國外,也不能不斷移動而增加自己與他人的風險,而他們的確也沒任何怨言的面對所有的挑戰。這樣的決定,絕對不是個簡單的決定,而這些決定,都輪不到我們去評斷好與壞。即使最後,他們因為種種因素而放棄、回家,也都輪不到我們去評論這趟旅程,是成功或是失敗。

為什麼人要旅行?就是去看看,其他地方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地方,自己還有什麼不一樣的可能。旅行的長短、獲得的體驗、有沒有賺到錢、甚至英文有沒有進步,都不足以去評論旅行的意義,即便只是單純讓一個人開闊了視野,也許對某些旅人來說,這趟旅行就有意義、就是值得。



延伸閱讀:後疫情時代的背包客自助旅行:5 大步驟,教你做一個有責任感的旅客!

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,請不要吝似的讓我知道,到IG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jessies.freckles/來跟我聊聊你的想法,或是點下方訂閱也是給我很大的動力繼續做訪談文章:)

更多人物訪談的文章:

Tags

Jessie

深信人的一生只有自己能伴自己一生,在孤獨中尋找認同,在異鄉體會孤寂,持續地在世界的洪流中尋找靈魂的容身之處。現居加拿大法語區蒙特婁 IG: 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jessies.freckles/

Great! You'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.
Great! Next,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.
Welcome back! You'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.
Success!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,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