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3 生活週記 — 關於放下、童心與自由

生活小旅行 Jan 18, 2021

Hi,大家這週過得好嗎?這週我一直在輪迴播放盧廣仲的新歌明年(Let go),在跨年演唱會聽到的時候,覺得真的滿需要,有人一直不斷提醒自己放下這件事。

昨天出門去藥局買東西,聽到店員生氣的跟一個人說,不能在裡面吃東西,而且他應該先結帳才打開餅乾。蒙特婁常常遇到的一些怪人,看起來都像平常喝太多或是流浪漢,所以我也沒有多想。站在角落把東西放進袋子裡,突然那個人到男友身後,把口罩拿下,超近距離的跟他說這裡有人太神經質,我們整個嚇一大跳,馬上退後,男友生氣的訓斥他,他又神經質的邊走邊說這些人都有毛病,保全才出現,我們等到他走遠才離開。

我很常會想,為什麼這些人要這樣?為什麼這點道理都不懂?為什麼這種時候,甚至還有人在街上遊行反口罩?在這個每個人都要小心的狀況還這麼白目?這件事讓男友的心靈沈重了一些時間,他覺得他早該有點警覺,甚至想到,過去七、八個月的努力,很可能就葬送在一個神經病手裡。

但是怎麼想,自己無法控制的事,我們也只能生氣、然後放下。因為真的到哪裡都會遇到,價值觀天差地遠的人,怎麼想為什麼他們要這樣,也不會有答案。

意識到自己在為無謂的事糾結時,只能一直訓練放下,把精力放在更重要且可以控制的事情上。

例如,下次去人少一點的小藥局、或是多注意周遭的人的舉動、並且遠離他們。有了行動,就不要再糾結為什麼

有時候我想,人類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多種面貌,所以才美麗,也才醜陋。
NO UPCOMING EVENT
Photo by Kevin Hendersen / Unsplash

小王子

這週因為法文課,跟老師討論了小王子,我其實從來沒有看完這本書,只有看過電影。看了兩次哭兩次。每次看都讓我問起自己,那些我不想成為的大人,我還記得嗎?那些我答應自己要成為的人,有做到了嗎?如果我現在遇到小王子,他會對我說什麼?

這週讀了第一第二章的小王子。飛行員小時後,畫了一張畫,跑去問大人怕不怕,結果大人們說為什麼要怕一個帽子呢?他說「大人們,一點想像力都沒有,什麼都需要解釋。」所以他又畫了另一張畫,結果大人們叫他花時間去唸算數、讀歷史。接著,他成了飛行員,遇到小王子,他問了很多問題、甚至說自己不會畫畫,轉眼間,飛行員自己竟然也成了個需要什麼都需要解釋、沒有想像力的大人。

小王子,其實就是每個人的童年,而我們有時候都忘了,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小孩。

跟法文老師討論到,有沒有生活上的哪些事情,提醒自己要維持童心、不要什麼都太嚴肅。我說大自然、旅行、還有不要跟太嚴肅的人在一起。她則是她養的貓,你有沒有什麼事,一直在提醒你,不要忘己自己的童心呢?

小王子中文版:https://petitprince.pixnet.net/blog/post/1317710

畫畫

上個月因為公司同事問起,開始了每週一個主題的畫畫俱樂部。雖然有時候跟不上而作罷,但開始畫畫的頻率好像高了點,拿起放了很久沒動的水彩,又開始畫了。國小的時候,我有去上過美術班,那時候好喜歡每週一次的美術班,即使到國中後,以課業繁忙為藉口,實質上是一直畫畫好像沒什麼用而停止。

到了去澳洲旅行後,時間變得很多,跟旅伴一起畫畫,才又想起了畫畫的樂趣。後來跟插畫家室友住在一起,畫畫突然變成很近的興趣。不需要「有用」、也不需要很完美,純粹就是喜歡,覺得也很好。寫作跟畫畫,好像都是開始旅行後,喜歡做、而且意外的發現,好像也做得還不錯的事。

在越南旅行的時候,認識了一個印度人,他喜歡畫Manadala或是圖騰的圖,他告訴我他小時候,一直以為他這輩子都沒有畫畫的天份,因為看到一個物體,他其實是畫不出來的。直到一次被朋友發現他畫的圖騰,一直讚賞他很有天份,他才發現,原來他不是不能畫,而是他作畫的方式跟別人不一樣。

我剛好跟他相反,我是屬於不太有想像力的人,我看不到東西就畫不出來,但是在畫物體的比例,並沒有覺得很困難。那時的旅伴告訴我,他一輩子都畫不出正確的比例,但他隨便就能畫出街頭塗鴉的畫作。

我後來才發現,

其實每個人都能畫,也都會畫,只是我們都太怕被別人評論自己畫的不好。

但你知道,就像小王子說的,他們看不懂,其實是他們沒想像力。下次一起,一起畫畫吧?

插畫家室友的畫畫IG,她目前住在羅馬: 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mimiyangdraws/

擁有,突然讓我懼怕

室友突然要搬走了,水電、網路都轉到我的名下,幾個她在客廳的傢俱也二手賣給我。對於一個已經六、七年沒有名下帳單、沒有擁有任何傢俱的人來說,心靈上,突然覺得負擔很大。

這樣的心境突如其來,以前從來沒有過、甚至也很少有人能夠理解的體驗,自己也搞不清楚怎麼回事。一直以來,都過著極簡的生活,很少買衣服、也都擁有最基本的物件、這幾年的生活,也都是一直住著本來就有家具的房子,繳錢給二房東室友,且也從來沒簽過合約。這樣的生活,讓我一直擁有很高的自由度,想離開、想換地方住,永遠都是一個行李箱加一個包包就解決,去澳洲一年、在香港一年半,帶過去的是一個行李箱、回來也是一個行李箱。

「你要知道,現在你擁有的東西,你都可以很容易割捨。」在亞洲旅行過六、七年的男友,告訴我。

其實擁有東西沒什麼大不了的,只要確保你不會被這些東西給綁住。

現在住的地方,已經住了一年半了,是這七年內,包含台灣在內,駐足最久的一次。也因此發現自己的東西變多了,雖然定期都有在整理,只要發現櫃子滿了,就會開始丟東西。什麼時候離開加拿大還不知道,但我想走的時候,也想一個行李箱回去。

加拿大雪人

雪人展

這週末蒙特婁又下大雪了,大概有30公分厚的積雪。男友又開始忙著剷雪。連兩天下雪,今天早上出門時,鄰居的樹竟然因為積了厚厚的雪在樹枝上、開始結冰、最後樹幹間有長達至少20公分的裂痕。整條鄰居都在找停在這棵樹前的車主,樹幹整的斷裂似乎是遲早的事。另一棵的樹的樹枝也半生不死的懸掛在那,下午的時候幾個鄰居幫忙把樹枝砍下來,但另一顆大樹幹勢必要叫政府來處理。

結果一上街,發現一整排樹都因為雪的重量彎曲,經過幾台完全沒鏟雪的車,想到他們車主一定很頭痛。所有的樹都因為雪結冰而閃閃發亮、像是整排的白色櫻花樹一樣,雪也是有很多面向,超美的。

昨天跑到公園散步,結果發現整個公園,超級多雪人,隨便數一下竟然多達30個雪人在公園裡,去散個步還發現雪人展,有的雪人很小很可愛、有的還用糖果做起鈕扣、還有超大的雪人叼一根菸、有的滿醜的XD。剛下的雪,最軟、最黏、最好堆雪人。整個公園都軟綿綿的,還看到一些人在打雪仗,最厲害的是看到一個大碉堡,不知道誰堆起碉堡,把室外座椅圍起來,還留了兩個洞可以爬進去。讓我們在公園玩耍了好一陣子。不知道還多少雪國的趣事,滿期待的。

加拿大下雪

你這週過得怎樣呢?歡迎到IG來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jessies.freckles/ 跟我聊聊你這週的生活吧。

Tags

Jessie

深信人的一生只有自己能伴自己一生,在孤獨中尋找認同,在異鄉體會孤寂,持續地在世界的洪流中尋找靈魂的容身之處。 IG: 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jessies.freckles/